後思維世界

當靈感的泉源乾涸時,我們下一步怎麼辦

Selingkuh Tak Sampai - 2004 - Agus Suwage

幾千年來,人類文明被一波接一波的範式轉移和新思維所衝擊。從代表現代主義思維的黑格爾的「世界精神」、尼采的「上帝已死」、海德格爾的「存在哲學」,進入到代表後現代主義的傅柯的「部署哲學」、福山的「歷史之終結」、德里達的「解構主義」、德勒兹與瓜塔里的「塊莖結構」。然而正當人們開始認為新思維會永遠地不斷地湧現,在過去幾年間這種新思維的靈感泉源似乎已漸漸乾涸。人們開始明白,真正具創造性的新思維突然地就停止出現。沒有人知道原因。

這種概念性的乾旱不會發生在比現在更不湊巧的時機了。全球7億的人口正在奮力對抗人類史上最嚴重的生態、財政、政治、和精神上的危機關頭。這一次,人們面對的災難不只影響1個國家、1個地區、或1個大陸... 因為影響的範圍是同步地擴及全球,以至於更使人擔憂。如果我們無法從這次的衰退中恢復,那麼我們很可能就會倒退1千年再次回到漫長的中世紀...,一個以焦土政策統治、本質為獨裁專制的資本主義和暴力主義統治的年代,那將使上個世紀的種族滅絕和大屠殺等事件看起來像是微不足道的熱身。我們不僅是思維乾涸,我們也走到了時間的盡頭。

此時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具有創造性的突破,和從體制外得來的集思廣益,能夠將思維的領域轉移、找到出口、發現更多的可能性,以期挽救世界。我們需要從獨立媒體來的不同的意見,能夠將污染我們信息流的病毒消滅。我們需要一群具新思維的傑出的經濟學學生,能夠質疑他們的教授,推翻新古典範式,並提出一個創新的、真正的成本模型來取代現有的理論。我們需要有效的新方法來廢除現行商業規則,消滅公司的法人身份。再來還有更大的挑戰:如何引發一場社會革命,在全球的範圍上及時地進行一場對日常生活的起義,以避免最終的災難?

導致這種狀況的原因可能是因為我們放棄了與自然世界的聯繫,以及高密度地朝著網際空間的遷徙,以至於我們的根基斷裂、神經混亂到無法修補的地步。

我們也許正處於一條人種面臨無法逆轉的精神崩潰的道路上,與我們居住星球的生態系統面臨瓦解的道路並行著。這個生態-精神不斷向下混亂的狀況也許將導致我們窮途末路。或許現在已經太遲了?

但是99期Adbusters的主題不是絕望,而是希望、革命、和不殘喘苟活,是投石問路看看我們是否能夠聚集足夠的精神力量以期開始強而有力的回轉。

For the wild,
Kalle Lasn and Micah White

Translated by the Translator Brigades[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