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思维世界

当灵感的泉源干涸时,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Selingkuh Tak Sampai - 2004 - Agus Suwage

几千年来,人类文明被一波接一波的范式转移和新思维所冲击。从代表现代主义思维的黑格尔的「世界精神」、尼采的「上帝已死」、海德格尔的「存在哲学」,进入到代表后现代主义的傅柯的「部署哲学」、福山的「历史之终结」、德里达的「解构主义」、德勒兹与瓜塔里的「块茎结构」。然而正当人们开始认为新思维会永远地不断地涌现,在过去几年间这种新思维的灵感泉源似乎已渐渐干涸。人们开始明白,真正具创造性的新思维突然地就停止出现。没有人知道原因。

这种概念性的干旱不会发生在比现在更不凑巧的时机了。全球7亿的人口正在奋力对抗人类史上最严重的生态、财政、政治、和精神上的危机关头。这一次,人们面对的灾难不只影响1个国家、1个地区、或1个大陆... 因为影响的范围是同步地扩及全球,以至于更使人担忧。如果我们无法从这次的衰退中恢复,那么我们很可能就会倒退1千年再次回到漫长的中世纪...,一个以焦土政策统治、本质为独裁专制的资本主义和暴力主义统治的年代,那将使上个世纪的种族灭绝和大屠杀等事件看起来像是微不足道的热身。我们不仅是思维干涸,我们也走到了时间的尽头。

此时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具有创造性的突破,和从体制外得来的集思广益,能够将思维的领域转移、找到出口、发现更多的可能性,以期挽救世界。我们需要从独立媒体来的不同的意见,能够将污染我们信息流的病毒消灭。我们需要一群具新思维的杰出的经济学学生,能够质疑他们的教授,推翻新古典范式,并提出一个创新的、真正的成本模型来取代现有的理论。我们需要有效的新方法来废除现行商业规则,消灭公司的法人身份。再来还有更大的挑战:如何引发一场社会革命,在全球的范围上及时地进行一场对日常生活的起义,以避免最终的灾难?

导致这种状况的原因可能是因为我们放弃了与自然世界的联系,以及高密度地朝着网际空间的迁徙,以至于我们的根基断裂、神经混乱到无法修补的地步。

我们也许正处于一条人种面临无法逆转的精神崩溃的道路上,与我们居住星球的生态系统面临瓦解的道路并行着。这个生态-精神不断向下混乱的状况也许将导致我们穷途末路。或许现在已经太迟了?

但是99期Adbusters的主题不是绝望,而是希望、革命、和不残喘苟活,是投石问路看看我们是否能够聚集足够的精神力量以期开始强而有力的回转。

For the wild,
Kalle Lasn and Micah White

Translated by the Translator Brigades[email protected]